機械通用零部件協會緊固件分會顧問沈德山曾在某次年會上提到對于緊固件行業未來的發展,他認為總產量基本上以6:4的穩定比例推向國內、國外市場。針對國外市場,在外貿形勢嚴峻情況下,我們應該評估風險,早作準備;內貿方面可分為“三大板塊”:與汽車相關緊固件、建筑基礎建設板塊和造船、機械(機電)制造,隨著外貿受阻,產能會部分回歸國內市場。最后,沈德山指出緊固件企業要生存,環保紅線千萬不要踩,科技進步、創新驅動,這是緊固件行業發展的唯一道路。

在緊固件行業快速發展的20多年的歷史中,我國緊固件行業普遍存在重產值、重產量,生產低檔、低品質、低技術含量產品的傾向。多數民營緊固件企業并無企業發展戰略和發展規劃,技改過分追求購置高速冷鐓設備,追求眼前利益,而很少顧及原材料的質量控制和改善機械性能技術的研發,其后果常常是由于產品低檔、附加值低而在市場競爭(尤其是在國際市場)中處于劣勢,只能陷入在慘烈價格戰中掙扎的困境。

長期以來,一方面緊固件的研發作用未受到重視,緊固件的產值按斤論價,其中的技術含量的價值被嚴重扭曲。另一方面緊固件產品的設計也在相當程度上受鋼鐵材料的影響,特別是改善鋼材塑性成型技術水平是以鋼鐵材料為基點的。多年來,我們鋼鐵制造控制技術的落后,不但不能適應改革開放以來機械工業的生產和市場競爭的需要,而且制約我國制造業整體創新能力的提高。

十五”期間,我國鋼鐵工業的技術進步推動了制造業(汽車、摩托車行業、裝備制造行業)的快速發展,即使是一般的機械制造基礎件,鋼鐵材料的技術進步同樣對緊固件產品的創新具有重要意義。上世紀90年代以前,生產冷鐓鋼的企業很少,而如今全國有寶鋼、馬鋼、包鋼近40家鋼鐵企業生產冷鐓鋼,部分鋼種已接近或達到國外先進水平。

緊固件行業是我國機械基礎三大件行業之一,也是我國工業水平的綜合反映,它的自主創新不是一朝一夕、一蹴而就可以完成的戰略任務。它涉及到國家、地方和企業創新資金的投入力度和全社會的智力支持的力度,是一個長期的系統工程。
在國外,緊固件的技術創新,如美國、日本的企業發展規劃中這項工作是放在戰略地位考慮,投入的人力和資金也是相當龐大的。